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Angiogenesis:可预测贝伐单抗诱发高血压风险的血浆生物标志物

2021-06-07 06:50:42梅斯医学
核心提示:血管生成素-2、VEGF-A和VCAM-1水平降低与贝伐单抗诱导性高血压风险升高相关

高血压是贝伐单抗和其他抗血管生成药物常见的毒副作用。目前尚没有可以预测贝伐单抗诱发高血压风险的生物标志物。

该研究旨在鉴定与血管系统功能相关的血浆蛋白,以预测贝伐单抗诱发高血压的风险。

收集了来自两项临床试验 (CALGB 80303和90401) 中398名接受贝伐单抗治疗的患者的预处理血浆样品,通过ELISA检测了17种蛋白质的水平。通过根据年龄、性别和临床试验进行校正的逻辑回归计算比值比 (OR)评估各种蛋白质与贝伐单抗诱发的3级高血压之间的关联。使用每种蛋白质的最佳切点,估计高血压的敏感性、特异性、阳性预测值 (PPV) 和阴性预测值 (NPV)。

五种蛋白质在临床试验之间的水平没有差异,被纳入进一步分析。较低水平的血管生成素-2 (p=0.0013,OR 3.41,95% CI 1.67-7.55)、VEGF-A (p=0.0008,OR 4.25,95% CI 1.93-10.72) 和VCAM-1 (p=0.0067,OR 2.68,95% CI 1.34-5.63) 与3级高血压风险增加相关。

多变量模型提示血管生成素-2(p=0.0111,OR 2.71,95% CI 1.29-6.10) 、VEGF-A(p=0.0051,OR 3.66,95% CI 1.54-9.73) 和VCAM-1(p=0.0308,OR 2.27,95% CI 1.10-4.92)均具有独立作用。这三种蛋白或其中两种蛋白的水平同时减低提示贝伐单抗诱发高血压的风险进一步增加:OR 10.06 (95% CI 3.92-34.18,p=1.80×10-5)、敏感性 89.7%、特异性 53.5%、PPV 17.3%和NPV 97.9%。

这是第一项提供了具有预测贝伐单抗诱发高血压风险的潜在价值的血浆蛋白的研究,或可帮助临床鉴别具有高贝伐单抗诱发高血压风险的患者。

原始出处:

Quintanilha Julia C F,Liu Yingmiao,Etheridge Amy S et al. Plasma levels of angiopoietin-2, VEGF-A, and VCAM-1 as markers of bevacizumab-induced hypertension: CALGB 80303 and 90401 (Alliance). Angiogenesis, 2021, https://doi.org/10.1007/s10456-021-09799-1

特别策划
39热文一周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