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心脏超声检查,筛查肺动脉高压的“利器”

2020-05-07 00:02:50医学界
核心提示:为了纪念30多年前第1位因有毒菜籽油导致的肺动脉高压儿童,2012年在西班牙正式将每年的5月5日是世界肺动脉高压日,这是一种心血管系统的罕见病,在未治疗状态下,患者的生存时间只有2.8年。据统计,超过95%的人没有听说过肺动脉高压(PAH),已确诊的患者90%都遭遇过误诊。“医学界心血管频道”携手广东省人民医院肺动脉高压团队从疾病筛查、诊断及治疗多维度、全方面解读,一起深入了解“蓝嘴唇”……

  每一位医生都希望可以通过100%的努力,给患者一个”完美“的结果,但面对疾病的未知因素和不确定性,医生和患者都要遭遇不完美和局限性……

  素有“心肺血管系统的癌症”之称的——肺动脉高压,女性的发病率高于男性,孕前一定要经过专业的评估才能准备怀孕,若重度肺动脉高压已怀孕者,甚至需要终止妊娠。

  理想与现实都是存在着差距,广东省人民医院费洪文教授恰好碰上了这样一个病例,令他印象深刻。

  年轻女性,怀孕4个月,外院心脏超声提示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重度肺动脉高压,为进一步明确诊断和治疗,转至广东省人民医院。

  费洪文教授回忆道:

  “当时面临的挑战与压力非常大,产科医生对是否需要终止妊娠也十分纠结,再次心脏超声的结果决定了是否需要终止妊娠。”

  怀孕,肚子大、体位不好、图像质量也不清晰。而检查者的经验、图像质量对心脏超声结果的准确率影响非常大。

  但费洪文教授顶住了压力,仔细地为患者进行了心脏超声检查,发现患者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室间隔缺损,缺损的分流通过三尖瓣进入右房,曾被误判为三尖瓣反流并诊断为重度肺动脉高压,厘清了这一层迷雾,实际上这个患者虽然有先天性心脏病、室间隔缺损,但没有严重的肺动脉高压,不影响继续妊娠。

  费洪文教授将自己丰富的心脏超声经验化作了一份小幸运,化解了这位医生与患者面临的难题,也拯救了一个尚未出生的小生命。也借由这个病例,费洪文教授建议:育龄期女性还是要做一次全面的孕前检查,特别是合并有心脏病的女性,最好孕前做一次心脏超声检查。

  1

  心脏超声是一种“可视化听诊器”

  与心脏磁共振、CT、冠脉造影等技术相比,心脏超声具有无创伤、无辐射、性价比高等独特优势,在心血管疾病的诊断、治疗决策、术中监测、治疗后随访都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那么,具体到心血管不同类型的疾病来看,心脏超声的诊疗地位如何呢?

  对此,作为华南地区最大的心血管病中心的心脏超声专家,费洪文教授认为,“需要注意的是,任何一种影像学检查方法,都有自己的优势和局限性,我们要根据临床需要选择合适的影像学方法”

  结合费洪文教授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他从三个疾病方面进一步介绍了心脏超声的作用:

  一锤定音:心脏超声的检查结果对疾病诊断给予了全面、准确信息,决定了治疗决策及是否需要手术治疗、手术的方式等,如瓣膜病、先天性心脏病等疾病。

  重要帮手:在这类疾病中,心脏超声并不是首选的疾病诊断检测方法,但却是疾病诊断的一个必须的帮手,为明确疾病诊断可以提供重要的参考信息。比如心衰、心肌病、主动脉夹层、冠心病等。

  客观证据:心律失常,如室早、房早室上速等可以通过心电图检查发现,但对于是否存在结构性疾病、心功能异常等仍需要心脏超声检查结果来进一步佐证。

  谈及心脏超声的独特优势,就不得不提到“普及性”,只要经济条件允许,相关的医疗机构乃至社区医院、家庭诊所均可配备心脏超声设备。近年来,心脏超声设备更新也越来越快,从最初的大型机器到如今的便携式心脏超声、掌上心脏超声越来越小型、精巧,具有便携性、无创伤、无辐射、操作简便等优点。

  对此,费洪文教授形象地将其比喻成“可视化的听诊器”,类似于心内科医生经常随身携带的听诊器一样,能够非常便捷地助力疾病诊疗。

  但同时,心脏超声的应用也要注意几个局限性,如对检查者的经验依赖性高、图像质量等。

  2

  肺动脉高压,早期筛查怎么做呢?

  肺动脉高压是一种诊断难、治疗难的疾病,早期多无明显的症状,一旦出现明显的临床症状通常到了中重度,甚至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因此早期筛查、识别至关重要,目前心脏超声是筛查肺动脉高压最普遍、最重要的无创手段。

  一般来说,肺动脉高压筛查需要结合临床症状、体征、心脏超声等综合评估,若心脏超声结果提示为中度或重度的肺动脉高压,则建议做右心导管检查,准确测定肺动脉压力和肺血管阻力,右心导管属于有创检查,有着严格的适应症。

  因此,对于一些症状、体征均不明显的患者来说,心脏超声在筛查、诊断肺动脉高压中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

  那么,在临床实践中,心脏超声对肺动脉高压的检测有哪些重点关注的参数呢?费洪文教授介绍到,主要分为直接参数和间接参数。

  直接参数:三尖瓣反流速度来估测肺动脉收缩压、肺动脉瓣反流估测肺动脉平均压;

  间接参数:右心室大小、右室壁厚度、右室收缩功能、左右室比例等,另外,还可以寻找肺动脉高血压的病因或基础疾病等情况,如先天性心脏病、结缔组织病、肺栓塞等。

  那么,若心脏超声提示肺动脉高压,下一步又该怎么办?

  首先,心脏超声结果提示是中重度肺动脉高压,需要做心导管检查进一步确诊;其次,心脏超声结果提示轻度肺动脉高压,建议综合临床症状、体征来考虑,并定期随访、检查。最后,如果超声诊断无肺动脉高压,且患者也没有肺高压相关危险因素,则基本可以排除。

  3

  从规范和普及入手,提升心脏超声诊疗水平

  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心脏超声技术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依然十分突出,不同级别医院、不同检查者之间的检查结果差异会很大,存在主观性强、依赖经验等局限性。

  对此,费洪文教授介绍到“需要从人员、设备、流程等三个方面入手,加强规范和普及,提升心脏超声诊疗水平。”

  第一,人员(检查者):欧美国家是有专职的心脏超声检查者,而中国专职的心脏超声医生只占一小部分,大部分超声医生只是兼顾心脏超声,主要的方向还是腹部、妇产和浅表器官的超声。

  第二,设备:欧美国家配有专门的针对心脏的超声设备,而中国专用的心脏超声机器只占一小部分,考虑到国情需要,中国配备的超声仪器兼顾所有的检查器官较多,既可以检查腹部脏器、妇产和小器官,也能用来检查心脏。这种超声机器较专业的心脏超声机器在心脏检查性能上就会有些弱化。

  第三,流程:在欧美国家,一个超声检查从检查操作、图像处理、数据分析、出具报告,完成1位患者心脏超声检查耗时约40-60分钟,但这对于患者基数较大的中国来说,就需要占用更多的医疗资源,为了提高检查效率,势必会弱化一些非核心的质量要求。

  “针对上述的三个环节,我们可以从规范和普及层面持续优化和改进:引进专门的心脏超声设备、培养专门的心脏超声医生,利用互联网建立网络会诊逐步提高心脏超声的诊断水平,希望依托于5G互联网+人工智能+分级诊疗等政策和技术,通过全体从业者的不断努力,不断提高我国心脏超声的诊断水平,为心血管病的诊疗提供更加精准的利器”费洪文教授补充道。

特别策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