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

王继光教授:每个人都应测量血压!

2019-05-21 00:32:13医学界
核心提示:从儿童到老人,每个人都应当关注自己的血压,定期测量血压。


  “从儿童到老人,每个人都应当关注自己的血压,定期测量血压。”

  “高血压正影响着全球10亿人的健康,导致心脏病发作和脑卒中,研究人员估计目前每年有900万人死于血压升高。”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在《全球血压概要》的前言中写道。

  陈冯富珍博士还指出,高血压是很少有症状的隐形无声杀手,提升公众认识和获得早期发现是关键,血压升高是需要立刻显著改变生活方式的严正警告信号。

  中国高血压调查的最新数据显示,2012-2015 年我国 18 岁及以上居民高血压患病粗率为 27.9%(标化率 23.2%)。

  这意味着至少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是高血压,而且患病率仍呈升高趋势。

  与超高的患病率相比,我国高血压患者的知晓率(51.5%)、治疗率(46.1%)和控制率(16.9%)依然处于较低水平。因此,从2016年起,世界高血压日的主题就没有再改变过,今年依旧为“知晓你的血压”。

  身为中国高血压联盟主席、上海市高血压研究所所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高血压科主任王继光教授近日在接受“医学界”的专访中表示:

  “从儿童到老人,每个人都应当关注自己的血压,定期测量血压。”

  血压测量有三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谁需要测量血压?

  用什么样的设备测量?

  如何测量血压?

  ▌ 对于谁需要测量血压,王继光教授的答案是每一个人都需要测量。

  我国≥60 岁人群高血压患病率城市为 60.6%,农村为 57.0%。根据2010年全国学生体质调研报告,我国中小学生的高血压患病率为14.5%,男生高于女生,经过多时点测量血压得到的儿童高血压患病率为4%-5%。

  指南称,儿童高血压可持续至成年,在不进行干预情况下,约40%的高血压儿童会发展为成年高血压病人,而高血压儿童成年后发生心血管疾病及肾脏疾病的风险会明显增加。

  “只有通过测量才能知道自己的血压是不是高了,如果你的血压正常,就不需要频繁测量,但也应该定期测量,比如每年至少测一次,如果血压已经偏高,就需要增加血压测量次数。”王继光教授说。

  “如果你的血压已经确定升高了,你就是一名高血压患者,就需要进行血压管理,治疗之外,还要更加规范、频繁地测量血压。”

  ▌ 在血压计的选择上,王继光教授建议家庭测量血压使用经过准确性验证的全自动电子血压计

  “这样的血压计目前为止最可靠,能够满足家庭普遍使用,其它的血压计我们都不推荐家庭使用,也不建议使用无袖带的血压计测量,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样的血压计通过准确性验证,因为重金属汞污染问题,反对使用水银柱血压。”

  ▌ 须严格执行血压测量程序。

  受测者安静休息5min 以上,取坐位,裸露上臂,绑缚好袖带,袖带与心脏同一水平,测压时保持安静。对于血压正常的人,王继光教授建议定期测量即可,如果血压已经升高,或者要进行临床诊断,则需要规范的测量5-7天的血压,早晚测量,每次测量三个读数,取均值。

  王继光教授说:“我们认为,最好能够在家庭监测血压,如果没有条件,也可以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是有血压测量条件的地方实现血压测量,总之要定期监测血压,不分年龄,不分人群。”

  没有急性心梗的世界更美好

  王继光教授从医生涯中的最好时光都奉献给了高血压的防治和研究事业。

  虽然随着降压药的普遍应用,高血压急症和危象已经大幅度减少,但高血压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有效解决。高血压是一种慢性常见病,它会导致脑卒中、心肌梗死肾功能衰竭,因为这可能会在很长的时间内发生,所以它会让患者和医生放松警惕。

  全球每年约有1700万人死于心血管疾病,约占总死亡人数的1/3,其中死于高血压并发症的有940万人。高血压导致至少45%的心脏病死亡和51%的脑卒中死亡。

  王继光教授选择从事高血压专业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需要有人去做,还要做好。”

  “做心肌梗死这类急诊救治当然很了不起,但没有急性心梗的世界岂不更美好,我们致力于预防,我们希望建设一个没有心梗、没有支架置入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更加值得去追求。”

  虽然终末期疾病的治疗和关怀必不可少,但在王继光教授看来,疾病发展到这种程度,已经是灾难性的了,会给健康带来很大伤害,医学或医疗的未来方向,应该是建设一个健康社会,让每个人都能够健康长寿。

  “要真正实现医疗的重大转型,从事件发生后的急危重症疾病处理能够转变成事件发生前的健康管理。”王继光教授说,“这也是我选择高血压这个专业的重要原因之一,当大家都在做急诊救治的时候,好像这件事就不那么重要,或者水平不那么高,但随着社会进步与发展,预防工作终将会再次回到医学舞台的中央。”

  瑞金医院高血压科是全国成立最早的临床高血压专科,已经有超过30年的历史,主要收治难治性、继发性高血压及高心血管风险高血压患者。

  对于高血压科的建设发展,王继光教授指出,一个科室的兴衰发展,和疾病谱的变化有直接关系,但高血压专科建设和胸痛中心或卒中中心这样的急救性质的科室不同。

  “胸痛和卒中属于急救体系,要和时间赛跑,所以要区域均衡分布,最好能够在五分钟内到达,最晚不要超过30分钟。但高血压属于慢性疾病,一个大区域内有一个高血压诊治中心就可以了,让区域内的居民不用背井离乡看病,不见得要在所有医院都建设高血压专科。”

  虽然这些年来,我国高血压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依然不理想,但通过王继光教授这样的坚守在高血压防治一线的医生努力,也很大程度上遏制了心血管疾病的爆发性增长态势。“如果我们不去做这件事,可能心血管疾病的问题比现在要严重很多,我们为未来实现无心血管事件的社会,已经打造了一个基础。”

  对于所憧憬的那个美好世界,王继光教授表示,这样的世界现在说起来好像天方夜谭,有些人没有信心或者完全不相信,但也许不需要等太多年,也许在我有生之年就能看到脑卒中、急性心梗、肾衰等这些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疾病就已经变的很少了。

  王继光教授说:“我们有耐心,也总是充满信心。”

特别策划
高血压
推荐医院更多 擅长高血压专家更多
张智博主任医师 长沙市第一医院

擅长领域:神经内科疑难杂症、脑血管病、神经介入治疗(包括颈内动脉及颅内动脉狭窄支架置入术、颅内动脉瘤弹簧圈栓塞术、脑血管畸形栓塞术)、神经康...